【代做排名:QQ3052793854】

        09Aug

        【baidu优化】_蔡英文嫡系再爆贪腐案 但案外案更有看点

        黑帽炮兵社区app培训 【baidu优化】【baidu优化】【baidu优化】

        针对台湾岛内民意代表集体受贿案,本周蔡英文一连几天说了重话。她说,民进党的贪腐形象花了八年时间才得以改善,不要才过五六年的时间又重来。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2024年将难以保持政权。

        蔡英文已经没有连任压力,但台湾地区的行政长官,似乎都有一个连任魔咒——第二任期内民意很快就下滑,进入所谓的执政“跛脚”时期。蔡英文当然不甘心就此重蹈前任覆辙,才发表这番言论,既是对民进党当局的自我警惕,也是对接班者的警告。只是她的这番话其实透露了更多弦外之音,比如,终于表达了她对陈水扁的态度。上一个四年任期中,她与陈水扁没有任何接触,也几乎不针对陈水扁发表任何意见,哪怕面对甚嚣尘上的“特赦”陈水扁的话题,蔡英文也从未正面清楚地回应过。即便赖清德在民进党党内初选中,把“特赦”陈水扁当作政见,蔡也没有对此议题作出任何应对。而此时的一番话,却表露了蔡英文对陈水扁的真实态度——她是很不待见陈水扁的。在她看来,正是陈水扁的贪腐,让民进党就此低谷八年。

        陈水扁执政时期,蔡英文曾担任台湾方面陆委会主委

        当初马英九获胜,有人曾言,贪污的民进党二十年也不要想爬起。所以有相当多的民进党人对这段岁月刻骨铭心,只不过忌惮陈水扁【比特币故亊】当时的支持力量,敢怒不敢言而已。

        不过这些忌惮比不上对民进党又重蹈覆辙的担忧,蔡英文也就不再顾及太多。更何况经过这次选举的检验后发现,今天的陈水扁及其支持力量已经无足轻重。

        7月20日,民进党“中常会”改选。蔡英文发言说,完全执政不必然一定要腐化。在当时民进党党内的大氛围下,蔡英文的发言着实有点出人意料。今年初的选举,民进党人大获全胜,在踌躇满志之际,应该有很多的期许。但蔡英文开口说的,却是劝诫同志不要贪腐。蔡英文的发言,有当头泼冷水的意思。

        民进党“中常会”改选,所谓“英系”的人马选得不算好,而苏嘉全的侄子,如今的话题人物苏震清却出人意料地选上了。不过当时岛内媒体更关注各派系势力的消长,分析谁是未来的“民进党太子”,还没有人注意到这号人物。

        “英系”人马选不好原因很多,大家都在为未来的四年作政治铺垫,连上一局中输的赖清德都在安插自己的人马。而蔡英文因为不必再选,“英系”的势力也就此消彼长。这次改选,代表着民进党内未来权力的调整。

        改选后的几周,苏嘉全、苏震清叔侄,掉进了接二连三的贪污风暴中。开始,苏家叔侄还敢嚣张地对指控者进行提告。但等到民意代表集体贪污案爆发,苏震清直接被拘押。而苏嘉全呢?黯然地辞掉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的职务。虽然也有传说,蔡英文对苏嘉全进行了慰留,但大众看到的是,蔡英文很痛快地批准了苏嘉全的辞职。然后,请了一个所谓“老蓝男”李大维接任。

        李大维接任蔡办秘书长

        不是民进党没人,而是这帮人实在不能让蔡英文放心。但凡有一点势力的人都在争权夺利,或许反而是没有民进党背景的李大维,还能保持所谓的“定力”。

        想想蔡英文第一任的时候,起用林全,大规模地任用“老蓝男”,还被自己人痛斥肥水流入外人田。如今四年一个循环,又回到了起点。

        蔡英文高喊反腐,但倒下的全是嫡系

        蔡英文的“英系”,前有陈明文的三百万疑云,现有苏嘉全叔侄的贪污弊案。蔡英文三番五次地劝诫党内不要贪腐,但最后倒下来的全是自己的嫡系。这事情还是比较打脸的。

        苏震清被羁押

        苏震清被抓后,他的事情也就陆续被爆料出来。原来短短几年时间,苏震清个人财产增加了7000万新台币却无人质疑。而他所涉及的这个案子,其实已经旷日持久。台湾的检调单位,从2015年就开始布线调查,2018年的时候已经基本查清楚了。苏震清拿着人的贿赂,进行相关法案的干涉与调整,以图利行贿者。但台湾检察部门,硬是将案件放了很久。有说,去年之所以不破案是因为不想影响选举。而选在此刻,是因为立法机构休会。

        其实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便是苏嘉全不再担任立法机构负责人。

        苏嘉全不担任立法机构负责人,又是一个说来话长的故事。2019年刚开始国民党声势还算不错,民进党几乎没有把握在立法机构席次过半,苏嘉全也就不可能再连任立法机构负责人。所以对于“不分区民代”的提名,苏嘉全有些意兴阑珊。当然,他也有属意的位置。苏嘉全很早就表态不再接受“不分区民代”提名。而将“不分区”提名给了他的侄子苏震清。

        哪里知道,后来国民党一溃千里,根本无力与民进党在立法机构里竞争负责人,苏嘉全等于错失了机会。而另一方面,苏震清涉及一桩上市公司的掏空案。形象很难看,导致民进党党部都不愿意提名苏震清。

        这对于苏家而言,等于前失负责人,后失“不分区”,苏家哪里同意?于是苏妻洪恒珠出来搅局,以无党籍的身份高调参选,挑战选区中的民进党人钟佳滨,顿时引发外界热议。而苏嘉全呢?则装疯卖傻,以找不到老婆为由消极应对,任由妻子向民进党叫板。最后,蔡英文不得不出面协调,将苏震清换到庄瑞雄的安全选区,提名庄瑞雄为“不分区”,才算化解危机。

        洪恒珠宣布退选

        苏震清选举期间,蔡英文还亲自跑去给苏震清站台,夸苏是立法机构的第一战将。立法机构会场内打架,苏震清以下手没轻没重著称。蔡英文这样夸奖苏震清,当年“暴力小英”绝非浪得虚名。

        苏嘉全则接任蔡办秘书长一职,假以时日,太平无事,便可以去接苏贞昌的工作了。

        民进党的“大小S”之乱

        民进党有大苏小苏之说,“大苏”苏贞昌,“小苏”苏嘉全,也被人戏称为“大小S”。可是苏贞昌和苏嘉全然不对付。

        民进党这几年能够从低谷爬起来,与苏贞昌这两年的高执行力也是有关系的。所以去年苏贞昌气势很强,以至去年的“不分区”提名,有“新苏联”的说法,也就是民进党当前第一大派系“新潮流系”与苏贞昌的“苏系”联合,分配人选。外部人分不到好处。必然也就有人不服气,尤其苏嘉全。他侄子之所以不能进“不分区”是因为涉嫌掏空案,但苏嘉全却觉得是苏贞昌从中作梗。苏嘉全的妻子当时那么一闹,有人同情,却也有人看不下去。

        尤其今时不同往日。苏嘉全苏家一样不缺,样样得手,闹成这个样子,还能得到这么大便宜,不满的人很多。特别是苏贞昌,苏嘉全未来可是直指他的位置的。所以这之后,针对苏嘉全叔侄的一系列打击,很显然是民进党将内讧摆上了台面。国民党如何能拿到那些机密的材料?备不住就是民进党内部有人不停地给国民党喂料。国民党呢?当然乐呵呵地甘愿被民进党的派系当枪使——几乎一周一场新闻发布会,周周都有石破天惊的大案子。

        继苏嘉全的外甥、侄子以后,他女婿卖蜡烛给台电的事情也被曝出来。还有电视台专门派记者去苏嘉全的屏东老家采访,当地人指责苏嘉全家横行乡里,真是全方位的打击。

        最后苏嘉全终于被打了下去,很难看地辞职走人。他的妻子洪恒珠再次跑出来放话,说政治很黑暗,请大家放过苏嘉全。

        去年两口子成功上演一出周瑜打黄盖的戏码,今年就如落水狗一样,真是叫人唏嘘不已。当然,苏嘉全方面也不可能闲着,针对苏贞昌所涉弊案的爆料也在持续中。比如“庆富诈贷案”中,苏贞昌用人不当的责任肯定是逃不掉的。媒体人周玉蔻甚至对持续爆发的民进党弊案进行了预告。

        民进党贪腐形象再度被唤醒,甚至影响到高雄市长的补选。明明可以赢得四平八稳的陈其迈,此前一直回避自己父亲陈哲男的贪腐问题,如今也不得不去网红节目中解释和辩护。而在申报财产中,陈其迈只有13万新台币(不足3万人民币)的存款,引起舆论热议。是的,演戏演得有点过头了。

        对此,蔡英文能不急吗?

        苏震清弊案,蔡英文有涉密嫌疑?

        台湾民意代表集体贪污的这个案子,看点丰富。

        苏震清如愿拿到民代职务后,又要参加民进党“中常委”改选,引发党内不满。蔡英文又亲自出来灭火,打电话劝苏震清不要来选,但苏愣是不接电话。最后苏震清还能顺利当选。有种霸王硬上弓的意思。

        苏震清当选算是彻底得罪了民进党的上上下下。所以蔡英文当时说的全面执政不必然代表腐化的意思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        但有意思的是,蔡英文说这个话的时候,苏震清的所作所为她事先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?

        苏震清既然落网。有传早在半个月前,苏震清就把受贿的2000万新台北还给了行贿的太流公司的老板李恒隆。另外为了防止被监听,他和助理都换了手机,甚至放出苏嗜赌且一直赌很大的消息。民意代表一般很忌讳涉赌话题,苏震清过去否认都来不及,现在却主动放出嗜赌的消息,一切都在为今天的行为铺垫开脱言辞。比如把受贿辩解成借贷。

        李恒隆(左)和苏震清

        可是,这个消息究竟是谁放给他呢?

        台湾对于案件的侦查不公开,但往往是当事人三缄其口,而执法部门乱放消息。苏震清案情重大,知道的人一定不少。有人泄密给苏震清,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      当然,这还不是问题的重点。重点是,蔡英文事先究竟知道不知道。这次抓捕民代,在台湾历史上都是很罕见的事情,检察部门出动六十几路人马,事先还专门知会了立法立构负责人游锡堃。也是因为这个案子很重大,涉及蓝绿黄三党,若干前后任民代,还有一个党主席。这么大的事情,不可能不向上面汇报。

        这时候,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台湾检察机构负责人黄世铭在“偶然”侦听中,发现王金平和柯建铭蓝绿两个党鞭在协商关说,而其中又涉及到他的顶头上司曾勇夫。事关重大,不得不跑去向马英九汇报。当时这个事情,引爆了国民党的“茶壶风暴”,引起了“马王政争”。还给执法的黄世铭乃至马英九都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官司。因为涉及泄密,结果犯罪嫌疑人都没事,黄世铭被判了三年,而马英九至今为此还要跑法院。

        以此类推,那么,蔡英文事先知道这个事情吗?蔡英文听取汇报,算不算有人泄密给她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      因为如果苏震清事先都知道了,蔡英文事先不知道的可能性有多大?台湾社会往往一个事情两套标准,算是国民党的悲哀,又何尝不是台湾社会的悲哀?

        被忽视的国民党 被放大的“时代力量”

        这个事件中,国民党有两个民代涉案,其中廖国栋还担任过国民党党团总召,但民间几乎不讨论国民党,可见目前的国民党存在感很低,甚至可能台湾社会对国民党就是如此的印象,所以见怪不怪。

        而民进党呢?虽然外界当作一个权斗的故事来看。但如蔡英文所担心的,民进党的贪腐形象再度被唤醒。蔡英文说民进党花了八年时间去洗刷,那只是因为他们在野,没有摸到权力而已。如今,民进党再度臭名昭著,也并非完全拜这位名叫苏震清的政客所赐。本质上还是因为这个事件背后,已经不甘于暗潮汹涌的民进党派系斗争。

        如今民进党一党独大,未来接班人之争白热化,“大小S”之争,苏贞昌岂能满足于百尺竿头,当然想着更进一步;苏嘉全又怎么甘心就此放逐山野,解甲归田?另外,一直旁观不吭声的“新潮流”,又怎么可能在即将到来的权力饕餮中一直沉默下去?

        但蔡英文其实过虑了。不要说八年都洗刷不掉的贪腐形象,如今谁还会提起2018年的时候台湾全民最大党就是“讨厌民进党”!所以也不能全怪民进党不顾吃相,台湾社会的善忘何尝不是原因?

        更大的话题,是“时代力量”的党主席徐永明。徐永明后来被80万新台币交保,但并不能说明他没有问题。而且准备拿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,他为行贿人辩护开公听会也是事实。纠结无非在于,他拿到钱放到哪里去了?之前,有人替他辩护,说他拿钱是为了发党工工资。但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,纷纷炮轰。毕竟当年也是黄国昌和徐永明说,党员贪污都要连坐政党。如今“时代力量”发展到党员拿赃款养活政党,差不多就是为了养小孩抢劫的十足强盗理论。所以后来,“时代力量”也不得不出来说明,并没有所谓的“账款”到账。

        徐永明

        徐永明的案件其实也不算重大,但社会责难力度却很大。其中打“时代力量”打得最凶的,居然是民进党。民进党攻击“时代力量”,无非是同处绿色阵营,戳破“时代力量”不过如此,希望支持者回归。另一方面想转移话题,毕竟“死道友不死贫道”,“时代力量”挨打总比民进党挨打要好。民进党的心态,就是提醒那些绿色的群众。你看,你以为“时代力量”很干净,其实不过一丘之貉而已。

        至于“时代力量”本身也出了很多状况。之前潜藏的派系与路线斗争的后遗症也凸显出来。比如台北的两位女议员直接宣布“脱党”。而高雄的那位黄捷也出来高调批评徐永明。一时间,“时代力量”的人不出来骂自己政党几句,都不好意思见人。

        “时代力量”量过去一直过于高调。现在确实到了为其高调买单的时候。但相较于国民党、民进党的古井不波而言,“时代力量”处理危机非常糟糕,这次几乎到了分崩离析的地步。

        台湾的政党,理想还是世俗?

        民进党的罗文嘉批评民进党世俗化太快,但民进党显然早就是一个世俗化的政党。对于政党而言,世俗化未尝不是必然之路。过度讲理想而不食人间烟火,那不是政党,而是宗教。

        台湾的政治文化也因此一直有走向极端的趋势。务实总被忽略,年轻人热衷于为了无中生有的主张,无事生非的理论前赴后继。台湾的舆论市场也如是,不分轻重、抓小放大,对大风向视若无睹,却在枝节上吹毛求疵。一如黄舒骏歌里唱的那样,不管米缸里有没有米,却一天到晚讲那些虚无缥缈的问题。

        结果就是,这些新兴的政党看上去充满理想性,却毫无现实的根基。而当他们一旦拿到权力以后,也就如罗文嘉所言,马上比谁都世俗化得更快。更何况大部分时候,他们还没有拿到所谓的权力,只是因为一点蝇头小利,就能自己人大打出手,比如“时代力量”。短短四、五年而已,已经经历了一次自己人的分道扬镳。这次徐永明的事情其实还没有水落石出,但自己的党员不但马上炮轰同志,还纷纷“跳船”。这算不上自我批评,无非个人自救而已。说的都是大公无私的话,而做的却是极度利己的事——连精致都谈不上。

        如今,“时代力量”连主席都没有,只有发言人。

        上周,还在担心因党员大会人数不足而导致灭党的民众党,因为“迟到”(民意代表集体受贿时,民众党还没有成立),侥幸成为旁观者。但似乎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,地盘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大。柯文哲甚至感言,自己的政治生命基本走到尽头,已经无望于2024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。

        比之黄国昌、徐永明的激进但表里不一,柯文哲现在算是比较世故的了。之前,他因为医疗事故被调查,一怒之下出来选举,后来台北市民居然买单了他的愤怒。但有意思的是,当柯文哲做了几年市长以后,开始务实面对过去他会喋喋不休批评的市政工作。执政经验不断丰富的同时,他的那些支持者却离他而去。

        这个人务实了,也就不有趣了。

        还是这个小确幸的社会,凡事其实不过图一乐而已。


        【baidu优化】【baidu优化】【baidu优化】
        admin

        本文作者:

        【代做排名:QQ3052793854】黑帽炮兵社区免费观看培训网-最新黑帽炮兵社区免费观看教程,黑帽炮兵社区免费观看技术,黑帽视频教程下载,首页快速排名技术,玖月教你最前沿的黑帽技术

        相关文章:

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目前没有评论. 你将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!

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*标记为必填选项

        • 必填
        • 正确格式为: http://www.zhengzhouqianghui.com
           评论:

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')})();-->